直播间过节的老师们:“没有鲜花,有表情包”

更新时间:2019-09-10 作者:云点点音视频系统

依托互联网兴起,在线老师被称为教师队伍中新兴的成员。他们在学校之外的视频平台、直播间里上课,人数越来越多。在线教育公司沪江网校公布,2017年仅沪江平台上的在线老师数量就已经突破3万人,增长速度比前一年翻了四倍。

走到线上以后,老师们必须隔着屏幕教书,这是一项比想象中更艰难的工作。

冯长武在高思教育的线下班教了6年的小学英语,在2016年来到公司新开设的在线教育平台“91好课”。由于学生年龄小、自我约束能力低,因此隔着屏幕的小学生们并不那么守纪律。

“有时候和学生连麦,会看到孩子上课的时候在吃水果、刷抖音。”冯长武告诉界面教育,老师只能叮嘱家长帮忙监督,然后想方设法让自己吸引孩子的注意力。

冯长武的工作场地是一个狭窄的小房间,只能摆下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和一台电脑。冯长武努力想象电脑的摄像头是学生的眼睛,盯住,用眼神“震慑”屏幕另一边的小学生们。他特意把上课的声音变得比线下上课更大、起伏更夸张,变成一个对着屏幕“自嗨”的演员。

“对,回答得非常棒!来,下一个!”冯长武露出惊喜的表情伸出右手,实际上面前只有一堵墙,他已经习惯了用这个方法在家练习怎么讲直播课。

即使是教授年龄大一些的成年人,在线老师们也需要在讲知识点的同时展现个人魅力,把学生变成“粉丝”,从而保证他们听课、学习的劲头。

教四六级英语和考研英语的新东方在线老师董仲蠡,最早在新东方的沈阳分校教大班课。长期教500人大班的董仲蠡很快发现,直播课和新东方的线下大班课极为相似。“讲直播课,需要老师掌控全场、控制课堂纪律。”董仲蠡解释,和美妆博主等网红不同,在线老师必须控场才能完成教学任务、保证学生掌握知识,按照严谨的课程大纲完成教学任务。

在完成教课任务的同时,董仲蠡也开始学会如何向网红一样,在直播时和学生互动。

“作为老师,我不能跟网红一样完全地迎合关注,但是不能忽视学生。”董仲蠡告诉界面教育,上直播课必须费神地时刻紧盯评论区,及时和学生互动。和冯长武不同,董仲蠡教的大学生们既是学生,也是直接付费的消费者,他们对老师的好恶将直接决定老师的工作结果。例如课堂出勤率,这是新东方考核在线老师的指标之一,而受学生欢迎的明星老师,课堂出勤率自然会更高一些。

 董仲蠡告诉云点点,在线老师需要更有人味一点。来到线上教课之后,他不仅会在被学生吐槽“上镜脸大”以后健身减肥,再和他们聊聊瘦身二十斤的“正能量”。每次上课内容结束后,董仲蠡还会专门留出一段时间答疑,除了回答课堂问题,也会回答考研、找工作甚至“失联怎么办”的问题。 

“学生们想要的不是解决方法,他们想要的是一个老师倾听、陪伴。”董仲蠡告诉界面教育,自己已经适应了在“网红”和“老师”这两个身份中找到一个平衡点。